上海乐器展中民乐展示是整个中国民族乐器行业

2018中国国际乐器展览会于10月10-13日在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举行,展览会之前,中国乐器协会信息部主任高萍女士约我写一篇结合乐器展看当前民族乐器行业发展现状及未来趋势的文章。我不敢懈怠,四天展会时间,我不是“走马观花”,而是“下马观花”,除个别时间以外,基本上都在民乐馆里呆着,目的是多看一些产品,多接触一些企业家和制作师,从多方面了解情况,这样才能按期、按质完成任务。在展会结束以后,我又采访了上海国际展览有限公司的主办方,了解这次上海乐器展览中民乐馆整个布局和整体概况。展会结束后,我经过一番考虑以后,整理成文,与读者分享。上海国际乐器展览会目前已经发展成全球最大的乐器展览会,从2002年举行第一届以来,到2018年已经是第17届了,可以说,我每年都会观看展览,其中,民乐是我的重点关注对象。17年来,上海乐器展中民乐展示是整个中国民族乐器行业发展的一个缩影,从上海乐器展中民族乐器展示规模和形式的变化,可以看到整个行业的变化。从规模上看,本届上海乐器展民乐馆位于E7馆和外面临时搭建的两个馆,共计16000平方米,参展商数量为389个,这一数字比2017年增长了12.42%,是10年前的2.77倍,是2002年首届上海乐器展的22.88倍。按产品分类划分,这届展会,弹拨乐器有160家企业参展,与上年相比增长44.14%,拉弦乐器112家,同比增长13.48%,吹管乐器78家,同比增长13%,打击乐器3家,同比下降62.5%,民乐配件32家,同比下降57.33%,其它4家。按参展商来自国家和地区划分,来自韩国1家,中国台湾2家,中国香港1家,其它为中国内地的参展商。本届展会,上年2家日本展商参展,这次没有来。385家中国内地参展商,共计来自23个省和直辖市,其中,江苏浙江、上海、云南、安徽、内蒙古、江西,占全国所有省直辖市自治区的67.64%。民乐馆,参展商最多的地区是江苏、河南、河北、浙江、天津。与上届展会相比,有14个省市参展商数量保持持平或者增长(安徽、福建、陕西、广东、黑龙江、湖南、河北、上海、江苏、河南、天津、北京、吉林、海南),另有7个省市(山东、浙江、云南、四川、湖北、内蒙古、辽宁)的参展商数量有所下降。上海国际展览中心有限公司主办方告诉记者,近几年来,报名参加上海乐器展民族乐器企业数量不断增长,已经到了应接不暇的程度,新客户要求进馆,老客户要求增加展览面积,使得我们不得不在去年设一个临时展馆的基础上,又增加一个3000平方米的临时展馆,使临时展馆面积达到4200平方米,就是这样,也还未能满足全部报名参展商的需求,有些民乐企业还是未能参展。记者走在展馆里,感觉到今年整个展馆布局更为合理,分类更为科学,今年的展商布局,主办方做了较大的调整,将笛箫类产品全部移到室外临时展馆,同时,地方性展团已经形成规模,在以往扬州琴筝、中泰竹笛、兰考古筝的基础上,今年又增加了无锡梅村二胡展团,这些展团点缀在展馆的各个角落,使整个乐器展添色不少。记者还看到,今年的民乐馆,在展位装饰上更加争奇斗艳,五彩缤纷。今年民乐馆展位面积超过100平方米的四家企业,上海民族乐器一厂,乐海乐器有限公司,苏州民族乐器一厂有限公司,上海敦煌乐器有限公司都在展位特装上用足了工夫,其中上海民族乐器一厂展位面积比去年增加了1.3倍,并在设计风格、艺术品味、搭建用料等方面充分体现了传统与现代,音乐与建筑的珠联璧合。除此以外,今年的民乐馆在组织活动上又有了新的创意,除传统的“华乐论坛”以外,又增加了“中国传统乐器制做工坊”项目,两者之间达到“有动,有静”;“有说,有做”理论与实践,艺术表现与大国工匠的有机结合。华乐论坛请到袁莎、吴玉霞、戴晓莲、邓建栋、刘红等艺术家,制作工坊请到来自乐海乐器、上海民族乐器一厂、扬州民族乐器研制厂,无锡二胡制作坊等单位的乐器制作师到现场演示乐器制作工艺,讲述民族乐器制作的诀窍,令所有专业和非专业人士受益匪浅。记者在民乐馆的四天,马不停蹄,聆听了邓建栋老师的讲座,参加了各个企业在展位举办的各项活动,其中有上海民族乐器一厂的“敦煌·罗兰智能交互古筝”新闻发布会、乐海大讲堂,在河南中州乐器有限公司展位上见到了文琴发明人文正球,在苏州福合天韵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的展位上见到了资深乐改专家四川音乐学院陈泽教授,另外还与苏州民族乐器一厂厂长张礼东,扬州一家文化创意企业董事长林加平进行了交流,采访了在今年二胡制作比赛中获得金奖的两家企业,无锡熊建乐器厂厂长熊建,北京荟萃民族乐器有限公司李乐平厂长,了解了天津盛兴元乐器有限公司和天津静海朝凤燕京乐器厂的最新开发的竹笛和萨黑管等等,可谓收获颇丰。通过四天在民乐馆所见所闻,结合对照往届乐器展民族乐器数据分析,透过2018上海乐器展民乐展示,让我们来看看当前我国民族乐器行业现状与未来趋势,可归纳为以下几个特点,愿与读者探讨。1.受国家大力发展传统文化和中小学加强艺术教育政策影响,我国民族乐器未来10年发展将保持持续增长态势,市场日趋繁荣。民族乐器制造业发展速度将领先于其它乐器类别发展速度。2.受当前经济大环境影响以及我国环保政策进一步严格实施,我国民族乐器生产今年以来出现收紧形势,个别地区有所下滑。一些民族乐器生产企业开工率不高。3.受市场转型升级调整影响,大量其它行业技术与资本涌入民族乐器行业,形成对原有民族乐器生产企业冲击,民族乐器市场竞争更为激烈。4.受现代经营理念影响,大部分民族乐器生产企业摆脱了“民族的”就是“土”的传统思想,民族乐器产品升级换代速度加快,产品向标准化、高附加值、工艺性、个性化、中高档方向快速发展。今年民乐馆上,上海民族乐器一厂“珍藏版小叶紫檀木海上凤韵金筝”标价128万,乐海乐器有限公司“世博版虎啸印度小叶紫檀扬琴扬琴”标价158万,“大叶紫檀百纳琵琶”售价36万,苏州民族乐器一厂“印度老山檀香二胡”售价36万,等等,不一而足。5.受互联网经济影响,一些民族乐器企业立足自身民族乐器产业广泛实行跨界合作,将民族乐器消费市场从局部小部分使用转入向社会大众,走进家庭。本届乐器展民乐馆上,上海民族乐器一厂与罗兰数字音乐教育共同研发的“敦煌·罗兰智能交互古筝”亮相,使古筝教学纳入到数字化教学课程。扬州大学音乐学院琴筝学院将古琴艺术与茶道,国学相结合向全社会招募合作加盟店,把民族乐器引向社会家庭细胞。6.受民族音乐产业链发展影响,大部分企业意识到,扩大民族乐器销售市场,关键在于扩大音乐人口,让更多的人了解音乐、喜爱音乐、学习音乐。上海民族乐器一厂历年来在展会上都会安排着名演奏家进行现场表演,讲解民族乐器知识,今年的展会上有中央民族大学博士后彭丽颖讲述“朝鲜伽倻琴的复原与发展”,乐海乐器在展会上连续三年举行“乐海大讲堂”今年展会上请到杨靖、吴玉霞,张尊连,王玉珏、孙铮等演奏家为观众传播民族乐器知识。这些活动都让更多的观众对民族乐器有了更多的了解,开始从“看热闹”转向“看门道”。7.受科技就是生产力的影响,大部分民族乐器企业加强了乐器改革的力度,注重声学品质的提高,传统民族乐器内在品质不断提长,创新乐器频频问世。本届民乐馆上,一批基本成熟的改革乐器开始形成了产业化,如,文琴、复共鸣技术。创新型乐器在展会上脱颖而出,开始崭露头角,如,令人神往的萨黑管。上海乐器展民乐馆已经成为民乐创新的摇篮和孵化器。8.受国家尊重大国工匠政策的影响,民族乐器行业一支有理想,有技术的技术队伍正在形成。从本届民乐馆可以看到,民族乐器参展企业除了在外观工艺加强精雕细刻以外,更加注重的是如何提升民族乐器的声学品质,让民族乐器的音质更美,更动听。如在二胡制作比赛中获得金奖的熊建乐器厂和北京荟萃乐器有限公司都利用这次展会作为一次征求意见,加强南北交流融合的好机会,不断提升民族乐器的技术内涵。在归纳完以上八点不成熟的意见后,我又想到这届乐器民乐馆的不足和未来。主办方表示:“现场的四天,应该说整体上还是比较顺利的,没有发生什么特别事情,但问题还是有的,一个是室外的参展商想回到室内来,另一个是展馆的音量超标较大,整体环境还不够平和,清心,有待于明年的展馆加以解决。”针对第一个问题的解决,主办方正在考虑明年新增一个室内馆,以解决民乐馆长期未能解决的展位不足问题。但这只是一种设想,还要等最后的决定。”这真是一个利好消息!相信随着明年民乐馆的扩容,民族乐器行业的未来,一年更比一年好!我们期待着明年十月,上海见!

本文由手机购彩发布于购彩大厅登录音乐乐器,转载请注明出处:上海乐器展中民乐展示是整个中国民族乐器行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