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佛又看到夫妻二人

人物名片

郑克峰,北京美轮博物馆馆长,从事中国古代家具收藏与研究20余年。

2015年已经接近尾声,又到了一个阶段性反思总结的时刻。6月初,保利拍卖在北京农展馆举办了一场规模盛大的10周年文物大展,在一间灯光幽暗的小型展厅,我们看到了保利今次安排的一个重要展项:王世襄 俪松居旧藏大明万历年造款髹黑大漆描金彩绘饰龙纹青山绿水官苑人物图顶箱大柜4件套,以及李翰祥清水山房旧藏明代饰螭纹黄花梨方台。

作为从事中国古代家具收藏研究的晚辈,我们有幸穿越时空观摩了一场两位超级前辈的无声对话。我在展厅里徘徊了好几次,当我看到王世襄留给世人的这一对顶天立地的大柜时,仿佛又看到夫妻二人,不辞艰辛、睡卧其间的温馨场景,不禁动容,潸然泪下。6月4日,当我最后一次过去的时候,发现已然撤展,而此时干旱的北京,竟突如其来地下起了连绵细雨。

两种截然不同的审美情趣

本次保利拍卖十周年大展单独将王世襄大明万历年造髹黑大漆描金彩绘饰龙纹青绿山水宫苑人物图顶箱大柜,以及李翰祥的明代饰螭纹黄花梨方台,陈设于一室,一暗一明,一大一小,造成了一个强烈的视差对比,震人心魄。

顶箱大柜是王世襄的心爱之物。它代表着明代家具髹漆绘画之工艺美术的最高水平。因由体量庞大的限制,兼之王世襄老迈体弱囊中羞涩,从而在当时无法顺利获取完整的照片,故此未能收入其皇皇巨著《明式家具研究》以及《明式家具珍赏》。

另一件明代饰螭纹黄花梨方台,与前者一样,同属民国初年从清宫流落市井的珍贵文物。它代表的则是明代皇室政教合一、至高无上的统治王权,涵盖明代皇室的宫廷生活以及宗教信仰的双重信息,非常弥足珍贵。虽然有幸被王世襄收入其著作,却遭受到了他的无情鞭挞,斥为恶俗之类。

2005年底,王世襄已91岁,他的人生伴侣袁荃猷(1920~ 2003年)亦已西去驾鹤两年有余。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屋计划《明式家具研究》的再版,王世襄依然将李翰祥收藏的这件作品,设为明式家具八病中的第三病臃肿,现罗列全文如下:

这是一件现在用途还不太清楚的家具,其造型似受石雕台座的影响,可能原为寺院中用来置放铜盘或法器的,但花纹又不类似。今姑名之曰台座。其构造上部近似方台,四面凹入,浮雕双螭捧寿,用栽榫与下面的大方几连接,大方几外貌似分两截,上截像一具鼓腿彭牙的雕花矮方几,惟牙子下挂,锼出垂云。此下又造成三弯腿落在托泥上。实际上两截相连,四腿都是一木连做,四面腿间空间随着腿子的曲线打槽装板,浮雕螭纹。论其制作,下料之大,用材之费,耗工之多是惊人的。不过令人惋惜的是实效证明台座的设计是失败的,制者昧于木器不宜仿石器的道理,以致既不凝重,也不雄伟,而只落得笨拙臃肿,不堪入目。

由此可知,王世襄与李翰祥对于同一事物的认知角度,有着相当的距离与反差。为什么会出现这一情况?究其原因,则是缘由截然不同的人生经历所造成。

从1949年的新中国解放到1980年经济改革以前,对于王世襄一代的大陆知识分子来说,是一个主动或被动投入思想改造、突破禁锢的实践过程。同一时期,以李翰祥为代表的知识分子,则是一个辗转港台英美、探索文化真知、传承中华民族传统的过程。

1970年代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后期,港台两地的邵氏电影,作为当时机关单位的特权,在小范围进行放映的时候,中共高层惊讶于李翰祥居然能在港台的弹丸之地,拍摄出极为震撼逼真的中国传统文化的宏大场景,认识到了大陆方面在维护发扬中华文化传统方面的不足,进而邀约邵逸夫等一大批爱国侨胞进入内地,共同发展经济生产与文化慈善事业。而李翰祥也回到北京,拍摄了著名影片《垂帘听政》以及《火烧圆明园》。客观说来,王世襄与李翰祥,分属大陆与港台完全不同的教育教化或人生历练,也没有任何利益上的冲突,因此,这仅仅是他们各自对于事物的真实判断而导致的不同选择。

12

本文由手机购彩发布于手机购彩平台收藏拍卖,转载请注明出处:仿佛又看到夫妻二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