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被称为成化斗彩葡萄纹杯

图片 1

成化斗彩葡萄纹杯

2014年,一件成化斗彩鸡缸杯在香港苏富比拍出2.8亿港元天价,一时间,鸡缸杯变得家喻户晓,有关鸡缸杯的各种复制品、衍生品也火了起来。相传成化皇帝朱见深为了向自己宠爱的万贵妃表达自己的体恤恩爱之意,特命景德镇的工匠们烧制各种小巧玲珑的斗彩杯,供她赏玩。这才有了传世至今的稀世珍宝成化斗彩鸡缸杯和三秋杯。而在首都博物馆的瓷器展厅里也陈列着一对成化斗彩杯,这对小杯子与成化斗彩鸡缸杯和三秋杯的图案有所不同,因为其绘有葡萄图案,而被称为成化斗彩葡萄纹杯。这对明代瓷器珍品,高4.8厘米,胎骨薄至透明。外壁用彩色绘葡萄纹,青花勾线,微带绿色的鹅黄,熟葡萄一样的紫色,显得娇艳透亮,底书大明成化年制款。值得一提的是,成化斗彩中独具一格的姹紫在这一对器物上得到了完美的体现。然而,如此精美且价值不菲的葡萄纹杯是如何被发现的呢?

一个7岁小女孩的随葬品

1962年7月,北京师范大学欲在其南校门西南角修建房屋,随着施工挖掘的进行,一层层的土被铲离地面,然而出现在人们眼前的却并非预期中的洼坑,而是无座形制规模各不相同的墓葬,这一对斗彩葡萄杯就出自于其中一座,而这座墓葬的主人竟是一位七岁的小女孩。首都博物馆相关专家如此介绍。这座墓葬的主人是谁,她为什么能和这么珍贵的瓷器相伴长眠于此呢?

施工就此停了下来,北京市的考古专家进驻了施工现场,开始对这片墓地进行系统的挖掘。这是一个墓葬群,共有5座墓葬,其中型制最大的就是这个1号墓。墓葬整体为南北向,墓室平面为正方形,券顶,边长1.8米左右,高近3米。这样的型制和规模根本就不像一个王公贵族的圆寝。但如果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坟墓,又怎么会有一对成化斗彩瓷器做随葬品呢?众人都很不解。

墓葬打开之后,发现里面已经被地下水淹没了,把水抽干后,发现里面是空的。这座墓的形制虽然不是很大,但是从发券和墓壁上的雕花可以看出,这并不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墓地。在发掘过程中,考古专家也发现了几个盗洞,但他们不相信,盗墓者会一件东西都不留下。然而,整个打开的墓室里竟然没有发现一件有价值的东西。

考古专家苏元钧循着墓地用手轻轻地扣击,发现有一面墓壁发出的响声很空,他揭开墓壁上的方砖,一个小小的壁龛里堆满了宝贝。随后,他又在另外两面的墓壁上发现了两个隐密的壁龛,大量的随葬物品让所有在场人员都惊呆了。出土的随葬品种类多,数量大,制作精美,且多为珍稀之物,除了这对葡萄杯以外,还有嘉靖斗彩八卦纹炉,万历五彩花鸟纹洗,明永乐年制甜白釉暗花龙纹壶,青花高足碗等。这些随葬瓷器,几乎包括了明清两代官窑的代表之作。大家惊讶之余,都在猜测,这会是谁的墓葬呢?

随着挖掘的深入,发现了这座墓的墓志铭,由墓志铭得知:这座墓的主人竟然是一个七岁的小女孩。她姓赫舍里氏,是清初重臣索尼之孙女,索额图之女。这个小女孩在七岁那年突遭疾患,不治而死。

这个7岁小女孩能够有这样高规格的丧葬待遇,一方面是和索家在清廷的势力有关,另一方面,她还是孝诚皇后的堂妹,其身份和地位自然也十分显赫。一个夭折了的小女孩在封建王朝的背景下能有如此厚重的丧葬规格,既然拥有这么多贵重的随葬物品,那么拥有一对斗彩葡萄杯也显得没那么意外了。仔细观察,这对斗彩葡萄纹杯中,有一只杯内口沿上有被使用过的痕迹。至于使用者是何人,已无从考证。而另一只保存的还很完整,说明它的持有者对此非常珍惜,这更加证明这对斗彩葡萄纹杯的稀有与珍贵。

姹紫工艺的完美体现

葡萄纹杯胎质薄而细腻,釉色光润,造型精巧匀称,花纹图案繁复,饰有葡萄、桑椹及竹子等植物图案,遍布杯的外壁。值得一提的是成化斗彩中独具一格的姹紫在这对器物上亦得到了完美的体现。成化所用紫色是金属锰的呈色,根据科学断定,如果呈色用量超过饱和,则烧成后的色彩就失去光泽。为了弥补画面中这种无光紫色的美中不足,在适当部位略施亮釉,那蓝紫交相辉映的光泽更好地体现了葡萄成熟时的质感,也创造了这种绝无仅有的一品之紫。龙宵飞如此介绍。

姹紫并非姹紫嫣红,它的来源是差紫,本是形容差强人意之色。孙瀛洲先生对姹(差)紫有这样的描述:它是烧造时差异的色疵,所以称为差紫,可以肯定地说,凡带差紫色的成彩绝为真品。著名瓷器研究大师耿宝昌先生则对其论述是:至于独具特色的姹紫,色如赤铁,表面干涩无光(过去有人对此色不甚了解,每清洗便误认为是污垢面刮削,损及彩釉)。作为识别成化斗彩的特殊依据,常凭此色便可定论,所有后仿者均望尘莫及。

这对葡萄杯的完全是用青花勾勒,然后填色的典型成化斗彩工艺,所用色彩相对简单,绿色、黄色还有紫色,其中葡萄所呈现的姹紫极为明显。成化斗彩的造型很多,但并非每一件器物上都有姹紫,这也是鉴定成化斗彩瓷器的一大特征,然而含有差紫色的成化瓷器少之又少。

本文由手机购彩发布于手机购彩平台收藏拍卖,转载请注明出处:而被称为成化斗彩葡萄纹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