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瑞图的书法个性特点十分突出

2016年6月7日晚间,匡时2016春拍“畅怀——古代书法夜场”在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举槌,此专场共41件书法精品。其中,张瑞图《行书七言诗》以750 万元起拍,以980万元落槌,1127万元成交。据悉,此前估价为800至1000万元。图片 1

尺 寸:303×77.5cm

张瑞图字无画,号长公、二水、芥子居士、果亭山人等,室名则有清真堂、审易轩、白毫庵等。福建晋江人,生于明隆庆四年,卒于崇祯十四年。万历三十五年,授翰林院编修,历官詹事府少詹事、礼部右侍郎、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崇祯元年致仕还乡。第二年朝廷清算魏忠贤阉党“逆案”,张瑞图因曾为魏忠贤生祠书写碑文,被定以“结交内侍”之罪,名列“逆案”,论徒三年,后纳资赎罪为民。

张瑞图生当明朝内忧外患纷乱交织之际,虽官至内阁重臣,但在经世治国方面并无丝毫作为,反而因为精擅书法而得到魏忠贤赏识,屡获迁升,平步青云。从张瑞图的仕途表现来看,他并不具备作为一个政治家或庙堂重臣所应有的能力和素质,而只是一个依靠科举成功而误入仕途的“文学侍从之臣”。在天启年间朝中阉党与东林党争斗最激烈、残酷的时候,张瑞图身为阁臣,不仅没有表示出任何见解,而且经常请假回乡,很多时间都是在优游林泉、吟诗弄墨之中度过的。晚年致仕还乡后,张瑞图更是将全部精力诗歌、书画和佛学之中。他的诗集《白毫庵集》所收录的都是有关田园生活和禅悦之作,诗风近于陶渊明、王维、孟浩然诸家;他的书法所写多是前人歌咏山水、记述隐居的诗文;至于其晚年所用室名斋号如芥子居、白毫庵等,也都出自释典。由此可见其志趣与想往所在。事实上,张瑞图的才能在艺术上获得了充分的发挥和表现,特别是书法,更是取得了卓然出众的成就。晚明时期的书坛是一个风格、追求正在发生变化的活跃局面。一方面,以董其昌为领袖的主流书派将宋元以来典雅秀润的传统书风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在书坛上占据着统领的地位;另一方面,在士大夫阶层盛行追求个性表现,崇尚狂放极端的思潮影响下,书法领域也出现一派追求强烈个性与变化的革新面目,这一潮流从徐渭开始显着,到明末清初的黄道周、倪元璐、王铎、傅山等人形成高峰,而张瑞图则是中间承上启下的重要代表。张瑞图的书法个性特点十分突出,尤其是笔力坚劲、气势雄健的行草书最为世人推重。他的行草早年也受时风熏陶,追仿过近似祝允明草书的风格。中年以后则上溯唐宋名家,于唐代孙过庭的草书会心尤多。与此同时,他更大胆发挥自己的理解领悟与个性习惯,将自己得益于魏晋风格的行楷书以及在章草上的造诣融合起来,运用到行草书中,从而形成了独有的行草书面貌。“戊辰孟夏”是张瑞图获准致仕后返乡途中作。“三辅洰阑从指点,回望直北是京华。”是一种终于获得解脱的轻松心情。因此,从诗作到书法完全是一种精神上完全自由的创作状态。行笔雄健开张,结字或行或草,墨色极富变化,是其难得的座标性的力作。堪为研究张氏人生轨迹、书法艺术的座标性力作。人生处于完全释放时期,其书法书法亦处在个人风格蜕变成熟期,挥毫落墨之际,追拟前人技巧的用心与表现个人习惯的张扬兼而有之,交替互见,因而显得收放有度,文质谐调,尚无晚年那种夸张曲折、反复盘旋的简单化习气。同这一阶段张瑞图的其它书迹一样,在轴中,作者所特有的下笔颈挺、转折方直、结字朴实紧密的形象特征已经体现得相当显着明确,在把握运用上也非常熟练和洒脱。由于在字形结体上是行草相间,所以通篇之内点画的轻重缓急、字形的大小聚散、墨色的浓枯干湿,都显得变化丰富,对比明显而同时又转换自然、配合协调。而从此轴笔势的灵活、字态的生动,更可以想见作者在书写时墨酣笔畅、气贯神驰的投入状态。一般说来,大多数书家的精彩之作往往产生在其技巧规律与风格面目趋于成熟之时。此轴尺幅巨大,实属罕见,可视作张瑞图在其艺术生命最活跃时期留下的一件佳作。

本文由手机购彩发布于手机购彩平台收藏拍卖,转载请注明出处:张瑞图的书法个性特点十分突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