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文人画安放在玉雕上

在书画市场,文人画以其深远的意境、深厚的文化内涵,一举成为藏界经久不衰的品种。流风余韵所及,也影响了玉雕界。我们不难看到,有很多创作者将文人画搬到了玉石上。从内容到笔法,从形式到神韵,玉雕上的情景和文人画的情景如出一辙,不禁让人为艺术的共通性所震慑。在博观拍卖第八期“玲珑美玉”当代珠宝玉石精品拍卖会(北京博观于8月6日举行的第八期“玲珑美玉——当代珠宝玉石精品拍卖会)上庞然的青玉牌就是很典型的代表。

《曾经霜雪十分寒》中,庞然将郑板桥的兰花搬到青玉籽料上。众所周知,郑板桥的兰花,多为山野之兰,以重墨草书之笔,尽写兰之烂漫天性。而庞然廖廖数笔,洒脱而功力深厚,淡点花朵,独具清幽风致,体貌书朗,深得郑板桥的精髓,将宣纸换做青玉,更添兰花的芳粹与劲峭。在《荷鸟图牌》中,也显示了庞然对八大山人画风研习之深入。刻画方硬,整幅画面中不求物象的完整性,别具一格的大胆剪裁都能体现出兀傲之气,这与八大神人桀骜不驯、睥睨世俗的心境是很符合的。

说到这里,我们就不得不思考,文人画和玉雕结合的意义何在。首先,文人画都是经过历史沉淀,经过世人反复推敲的传世之作,其艺术价值不言而喻,而玉雕一直被安放在工艺门类,鲜有能被称为艺术品之作。如果能够将文人画的精髓置于玉石上,这将对玉雕人文价值、艺术价值的提升起到极大作用。

其次,文人画与玉雕的结合使得艺术的传播方式多元化。文人画往往归属于传统文化的精髓部分,对受众的审美有一定要求,如若曲高和寡,得不到广泛的传播就很可能被大众遗忘。将文人画安放在玉雕上,虽不能说大大推广了文化的传播,但在一定程度上为其传播提供了更多途径。

总之,文人画与玉雕是相互促进,共同发展的,二者有机结合,保有深厚的文化内涵,随着人们审美水平的不断提高,必定会越来越受到青睐,这也正是文人画题材玉雕作品受到市场追捧的原因之一。

图片 1

本文由手机购彩发布于手机购彩平台收藏拍卖,转载请注明出处:将文人画安放在玉雕上

相关阅读